校友alumni

传道者Kathy

发布时间:2019/6/10 14:10:38       访问量:195

牛勇

 

“Kathy来了”,这句话可以很快让教室里安静下来,同学们不约而同坐直身子,望向教室门口。Kathy穿着卡其色的长风衣,背上背着装得满满的紫色巨大双肩包,胖胖的身体前倾着,低头脸色苍白的踱进来。她在讲台前放下背包,面向我们挺直腰板仰起头来,一改进屋时的低沉神气,用昂扬的神态和坚定的语气开始说话。她声调不高,但全教室都可以听清:“我要你们调转桌子,坐在我规定的位子上,放下所有和考试无关的东西。”每个人都沉默凛遵吩咐。——我已经毕业16年了,但这番场景至今都记忆犹新,Kathy Kamp教授留给很多学生的记忆,恐怕都和严厉二字密切相关。

 

但是人在20岁做学生时候的感受,和40岁时候回忆的感受,可能是截然不同的。毕业之后的数年里,我有时也会和几位同专业的同学们聊起当年,中年以后的回忆里,没有人再谈及她的严肃严厉,反而都是认真的说起从她的课上学到了哪些受益终身的知识和本事。

 

Kathy Kamphoefner,当1999年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觉得我可能永远没有办法记住这艰涩拗口的拼写。但当我为了写这篇文章去互联网上搜索Kathy现在在做什么的时候,我毫不费力的就拼出了这个名字。当然只有一个原因,这位教授实在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和影响。大学4年里,我作为传播学专业的学生,选了她教授的7门专业课,其中大多数是高层课,她是教我课程最多的老师。虽然近20年前,但看到她的名字出现在选课列表里的时候,我不会犹豫,因为我知道她一定能够教出深度足够的知识和经验。

 

Kathy上课一点都没有趣味感。她有时也会试着幽默,但基本上不会引起全班式的笑意。她的语音永远不会高声,但她的语气永远坚定不容置疑。她的作业和考试总是让学生们备感压力,好像每个人都会担心在她的课里无法得到很高的分数。但效果极明显,认真的表情呈现在每个人的脸上。在她的课上,随时会随机点到同学的名字,让我们阐述自己的观点或回答问题。“Gabriel”,当她小声的低头叫出我的名字的时候,是既紧张又有点期待的心情。

 

我的那7门专业课是在大二到大四的三年里陆续上的,在这几个学期里我总是很好奇Kathy,她在课下是个怎样的人?为什么总喜欢给学生们留下极为严苛的印象?当时也不知道她有多大岁数,可能有40左右?好像身体并不强健,可能因为较胖,她步伐略缓,总是低着头喘气般走路。这并不像是个严师的形象呀。

 

直到大四快毕业时候的一个初春下午,我从学院办公室办事出来,发现Kathy也刚巧从楼里下来往图书馆方向走,我紧走几步追上她,想聊聊天。那时候我突然发现,我好像从来没和她聊天过,以前的谈话都限于学习,于是简单寒暄之后,就开始聊起来她的一些个人背景话题。这么多年过去,很多事情早已忘记,但有一个话题印象深刻:在学术之余,她非常关心公益。不论是国际难民问题还是乡村支教,她都有所参与,在中国在世界各地,其实她在内心深处的柔软细腻,是故意对课堂里的学生有所隐藏的。

 

为什么隐藏呢?因为她认为作为20岁上下的大学生,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学习,理解专业,理解未来,理解尽可能多的知识和前辈经验,打好学术基础,才能真正在行业领域或其它领域内做出贡献。她说,传播学的知识和能力,是她去各地参与公益活动的基础,她知道如何和不同的人群沟通,知道如何将受助者的需求传播出去让有能力帮助的人知道。同时,教育年轻人,如果不严厉一点的话,可能他们无法真正理解学习的重要。——当然,如果有学生像我一样愿意和她聊聊学习以外的事情,她很乐意。

 

我现在在做帮助中国学生赴美留学的指导工作,按我们行业的话说叫Independent Counselor,当我面对15-18岁的中国孩子们的时候,我知道和Kathy的谈话启发了我对这些孩子们的很多影响。我每每告诉他们,为何在读大学的时候要打牢坚实的专业知识基础、为何要在申请准备的时候要树立自己的未来理想、为何要关心公益。在我目前十余年的职业生涯里,我遇到了很多和Kathy很像的学者,他们对年轻人的期望,也成为我对即将赴美读书的中国孩子们的期望。

 

2019年是国际学院的25周年,我选择写一篇回忆Kathy的文章,本源上就是感怀国际学院当年对我们也寄予着这样的期望。当年很难理解的事情,随着岁月的沉淀越来越理解。Kathy这样的教授,在美国肯定算不上顶级,但她带给我们的理念,随着每次认真的作业和考试、课上的讨论和课下的阅读,已经烙印在我们身上了。所以后来有次和某个学妹聊天,她说了一句掷地有声的话:“如果我们有什么本事的话,大致也是ICB给我们的!”

 

如今的Kathy,有60岁左右了吧?我早已和她失去了联系,但在领英上,还是能看到她的动态。她从2003年开始,辗转在美国3-4所大学继续教授传播学专业课程;2016年起来到中国的浙江温州,如今在温州的某所大学教书,传播当地的中国传统文化,并且继续做她的公益。Kathy活得很自我很开心,同时给她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带来知识和力量,“传道授业”,善莫大焉。

 

 

作者简介

 

牛勇北京人,1998年入学,就读传播学专业,2002年毕业。毕业时获得科罗拉多大学传播学三等荣誉学位、国际学院优秀毕业生等荣誉称号。在校时曾是传媒协会国际学院分会会员,并帮助建立经济协会国际学院分会。大学期间,积极参与各类学生活动,历任国际学院学生会外联部副部长、部长,学生会副主席、主席。目前是北京可美信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、首席执行官,帮助中国青少年学生准备并申请美国的顶级大学本科和研究生项目。

通信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清华东路17号,94信箱 100083 电话:86-10-62737461 传真:86-10-62324371       网站访问量: 京ICP备05004632号-1
86-10-62737461100083@ee.com
2016 © International College Beijing.京ICP备05004632号-1